• 中共諸城市委、市政府指定發布平臺 | 客戶端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

    趙金平———96歲的抗戰老兵

         佩戴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的趙金平

         年輕時的趙金平


      

    本報記者 鞏向紅

      62年前,34歲的趙金平從安徽復員到諸城老家孟疃公社(現屬賈悅鎮),放下鋼槍,拿起鋤頭,娶妻生子,開始了遠離血與火的新生活。 
     

    “我是一個兵”

      艷陽高照,秋風送爽。近日,記者來到賈悅鎮趙家營子村,見到了96歲的趙金平老人。得知記者采訪,老人非常開心,特意掛上了去年頒發的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。紅艷艷的獎章,襯得老人格外精神矍鑠。
      1944年,18歲的趙金平入伍。
      “當時參加的是‘一團’,外號‘八支隊’,打日本鬼子。”老人臉上帶著驕傲,“那個時候沒有不知道‘八支隊’的。打完日本,打‘日蔣合流’,部隊拉到了東北,又打了三年。”
      “一團”隸屬哪支部隊不詳,但根據資料,“八支隊”應該是八路軍魯東游擊隊第八支隊,當時活躍在山東半島地區。
      在東北戰場上,趙金平曾多次負傷,至今仍有彈片留存體內。老人右背、右臂共有四道五厘米左右的疤,已經記不清是在哪里的戰場上留下的,有的就在脊椎旁邊,有的離頭不過一拳之距。征戰多年,平安歸來已經是一份難得的幸運。“1946年在通化戰場上傷了腿,我們連長說,你快下去吧。我說不用,抱著手榴彈接著打。這一仗打完后才去休養的。再回去的時候就編入了三縱隊七師19團。”
      70多年前的戰火硝煙沉淀下來的記憶,除了馬不停蹄的征戰,還有鐵血中醞釀出的豪邁激情。
      “打竹板,響連天。日本鬼子它掃蕩沂蒙山……共產黨、八路軍,個個戰斗有精神,勇敢向前殺敵人……解決了漢奸隊,打死了鬼子兵,小鬼來侵略,賠上了汽車搭上了命……”一晃六七十年過去了,這些部隊自創的行軍謠趙金平還銘記心底。
      “嘿嘿槍桿握得緊,眼睛看得清。誰敢發動戰爭,堅決打他個不留情。”農家小院里,老人清唱《我是一個兵》,感情飽滿昂揚,不禁讓人對那個年代人民軍隊的風采心生向往。
      1957年,老人榮獲解放獎章。 
      

    珍惜今天的好日子

      “我從小是最苦的人了,父母早死,吃不上穿不上的,在家要飯,沒的吃沒的穿。我去當兵那年,穿個白搭布,露著肩膀,露著腚垂子。”老人幽默地笑笑,“當兵了,打仗的時候一個月三毛錢,我還記得三個月的時候發工資,發了半斤煙葉子……后來吃到那個大餅,俺陽來,聞著噴香……”
      老人神情悠遠地訴說著那些遙遠的、艱苦的、火熱的歲月。他1944年當兵,1945年就入了黨;八支隊過年宣傳的時候,他踩過一米多高的高蹺,打過快板;他的連長是壽光人,營長是四川人,他的戰友有很多諸城的,只是這些年一個個都走了……
      老人格外珍惜今天的好日子,一直在說好好學習,黨中央讓怎么干就怎么干,聽黨中央的,永遠跟著共產黨……
      “他退伍直接回了趙家營子生產隊,當時六個生產隊合并成了三個,他后來當了老三隊的民兵連長,因為當過兵,村里有人想入伍什么的都找他幫忙,他都很盡心。曾經被評為先進工作者。”趙家營子村77歲的趙華勝老人告訴記者。
      “老人在村里很有威信,后來還干過村里的副書記和鎮上的黨委委員。去年村里戶戶通工程,他主動捐款200元,今年為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,他又帶頭捐了100元。他跟老伴年紀大了,老伴身體不好,今年又做了股骨頭手術,癱瘓在床,家里條件不算很好。”趙家營子村負責人趙佰田說。

    后記

      老人身體健康,生活自理,只是年紀大了,近兩年耳背越來越嚴重,牙齒也所剩無幾。我們的采訪有的時候像是在打啞謎,我們問的問題老人聽不清,他的回答我們辨不明。像是老人說他從安徽“正文”(音)干校回來,這個名字我們聽了好幾遍,但是相關的信息通過網絡幾次搜索都沒有查到。
      但是這些并不妨礙我們受到老人的感染:當老人第一時間詢問我們用不用帶上獎章,當老人頗帶架式地唱起當年的歌謠,當老人聽不清楚我們的提問露出本真又帶點尷尬的笑……96歲高齡,老人過濾掉了戰爭的殘酷,過濾掉了后續生活中的各種苦難,留下了激情與歡樂。簡單,感恩,自在……


    中國諸城
    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、諸城市人民政府 主辦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承辦:諸城市融媒體中心
    中國諸城 地址:諸城市和平街173號 郵編:262200 電話:0536-6075711 投稿郵箱:zc6073105@163.com
    魯ICP備12026069號-3
    18禁无遮挡羞羞视频